红烧锦鲤luckily

孟鹤堂周九良情话场次整理【安利向,不全!】

写在前面:

高亮❗️目前整理出来的所有场次怎么的也有好几十了,想看以前的合集戳这儿👈

可以的话也请给⏫这个链接里的那条lof点一波小红心小蓝手让更多人看见🥝和🐧的可爱互动!

之前有人问我能不能转载到超话,我建议不要❌因为我做的这些整理是有cp成分在里面的,所以不要转载到个人超话啦⭕️


看到的愿意点个推荐让更多人看到就更好了。

做壁纸做了也挺久的【并没有】,我发现LOF上有很多的小伙伴都会问情话的出处,也就是演出场次,其实微博上有一位大佬创了一个“德云情话”【划重点】的微博,里面记录了很多,场次也挺全的。但是我也知道很多小可爱不喜欢上微博,我的私心是希望大家能通过各种各样的渠道来了解到他们的相声,能够爱上他们的相声。于是为了自己的私心同时也是为了方便lof上的小伙伴们,我把自己从“德云情话”博主那儿搬运的一些整理出来了的场次发在这儿。我不知道这样算不算侵权,我现在也在问那位博主小姐姐,但她还没有回我,如果她说不行,我会删掉的。【再划重点】

他们之间的很多话,很多眼神,很多动作透露出的感情,其实无法用语言,用壁纸感觉得到。我知道现在tag里有许多镇魂女孩山花女孩【其实我也是......可能喜欢的东西都会一样?】也有因为盘它或者去年的一些相声有新人里的作品而爱上两位老师的人。我希望大家能去听一听他们以前的场次,最好是按着两位老师的心愿“从粉丝变成听众”。大部分的场次B站或者you酷里都能找到。

20190205 东方卫视春晚

堂:孟鹤堂代表孟云社全体成员......

良:那不只有咱俩吗?

20190201 滑铁卢大学 学评戏返场

堂:(模仿老师点名)周九良。

堂:(模仿九良傻笑挠肚子)嘿,老师是我。

堂:天生这么可爱哈。

20190126 大封箱

良:是谁陪你一块呕心沥血创作新节目?

堂:你!

良:是谁陪你排练到深夜?

堂:你!

良:是谁陪你排练到天明?

堂:你!

良:你爱吃的蛋炒饭谁给你做的?

堂:我妈。

良:……谁陪你吃的?

堂:……你!

20190125 七队小封箱

1.亭:他不行!我就不想跟他。

泰:我怎么不行了我?我二十多岁小伙子我……

堂:你不能老瞎说人不行!我看捧哏挺好的。

泰:就是!捧哏还行!

亭:他真不行!你跟他试一回你就知道了!

堂:我呀,主要是九良不愿意。

2.(告白气球前奏起)

堂:有没有一种婚礼现场的感觉?

良:婚礼现场得扔花儿。

(九良拿起大白菜背身做了扔的动作)

20190112 相声有新人专场石家庄站 八大吉祥

良:外界对你的质疑你不要理他们。

堂:(笑)行。

20181221 杭州专场

1.(九良在孟哥说话时装睡着摔在桌子上)

堂:(摸脸)磕坏了吧?

2.良:谁家捧哏这样啊?

  堂:我们家捧哏就这样啊。

3.堂:有一首歌我给你唱两句好不好?

良:嗯。

堂:好吗?

良:你唱啊!

堂:你不答应我不敢唱。家教比较严。

20181214 对春联

良:那会儿我得看春晚呢。

堂:春晚又没有孟哥你看春晚干嘛?

(是,然后九良就去孟哥家过年了)

20181208 南通三宝

1.堂:这是我的搭档啊,哈哈哈哈哈……

良:大家好~

堂:刚才那两位老师说的不错。

良:我名呢?我的名字!姓名!

堂:(往后看背景板)姓周!

良:现看是怎么着?(看一圈)这哪有啊?

堂:我认识我那字,后面就是周嘛,孟门周氏。

2.良:上边那个好看。

堂:下边那个好拿。

良:好拿我就得依着你?就上边那个!

堂:你怎么不知道心疼人儿呢你!非得拿上边那个吗!

良:你爱死不死跟我有什么关系啊?就要上边那个!

堂:我拿下来你要是不买——

堂:我就嫁给你。

20181202 北京专场 

1.堂:孟鹤堂、周九良,两个好搭档、好朋友、好哥们。台上好搭档,台下好交情。关系太好了。

良:都是表面现象。

堂:他不承认,但是我承认这份感情。

良:这话说得,真想打你。欠打。

2.堂:我的世界里就只有酒店和机场……

(观众:还有九良!)

堂:对,还有九良……用你说!

3.堂:你老看我干什么?

良:我不看你看谁呀?

20181201 北京专场 下象棋

1.堂:拿我们哥俩来说,确实这么多年搭档,也有感情基础,最起码的感情基础还是有的。

良:那都是表面现象。

堂:我们俩的感情呢……(用手比,越比越少,交叉,比心)这不负负得正嘛。

2.堂:有句老话说的好……

良:哎~还真是。

堂:嗯。……?(震惊脸)

良:我先说出来等着你。你说什么都对。

返场时候:

堂:来吧,咱们俩给大家伙合作一段《断密涧》。

良:(叹气,手帕捂脸)

堂:你是不是困了?

良:嗯……

堂:(小声)唱完这个就下班了!

良:(搓脸,打起精神)唱完这就下班了是吧?

(观众:不行!不行!)

堂:好~就下班了。

20181123 铃铛谱 

堂:多丢人呢,堂堂一个周傻子,让人给问住了?

良:傻子就别堂堂的了,堂堂一个傻子。

20181020 淄博专场返场

(返场点歌)

观众:九良!九良!九良!

良:……

堂:(试探)被逼到这了,有的人啊就是被逼出来的。

良:……(摆手)

堂:别让他唱了,他不会唱歌!

观众:会!

堂:(笑着看九良)两句,唱两句吧。

良:唱一句吧。

堂:行,一句也行。

20180915 沈阳专场 

1.观众:九良最帅!

堂:(假装生气)哎,周九良最帅!好不好?

观众:九良我爱你!

堂:哎,是,我知道!——我也爱他。

2.良:早知道你是唱戏的,我就不说相声了。

堂:是吗?那你干吗去?

良:我唱戏去啊。

20180613 写对联

堂:你结婚你男朋友知道吗?

良:我不是通知你了吗。

20180606 买卖论

1.堂:您这头发烫得可真漂亮,哎呦这大眼睛多好看呐!

良:大眼睛也没你那双眼皮好看啊。

2.堂:人家说了台上不让打啵儿。

良:台上就俩人,你跟谁打啵儿?

20180602 泰州三宝返场

堂:(唱)我好累,你怎么不在我身旁。

良:在这儿呢。

20180518 卖估衣

堂:这个好比就是过去的马褂儿。

良:(举一块叠起来的手绢儿)哦马褂儿~

堂:你那是童装,打开咯啊!

良:(抖开手绢儿)长大啦~

堂:(愣了一下,转身笑)好可爱啊~

20180501 偷论返场

堂:我刚跟他合作的时候他刚十六,那会儿啊,还是叛逆期呢,给我愁的呀!真是,我就跟养个儿子一样!

良:(望着孟哥笑了笑)对。

堂:是不是啊?儿子?

良:对对。

(两人同时笑了起来)

20180430 大保镖

堂:你老看我干什么你!

良:你管!你长得好看。

堂:谢谢!

20180426 周九良给他孟哥庆生

良:庆问30。

堂:爱你。

良:收到。

乌龙院的节目里

良:孟玉米,您择一个别的粗粮跟您搭配一下。

堂:那不行,还是狗粮吧。

20180407 新街口 

1.良:德云红酒,天长地久,咱哥俩天长地久。

堂:天长地久。

2.堂:我是队长,他是队副,就是副队长,我给予的,我管他叫副队长。

良:嗨,这队副是队长封的。

堂:(得意笑)就这么点小权利,全用我搭档身上了。

20180403 双字意

堂:那儿两把扇子,你非逮着我这个!

良:我有。我就是想抢你的!就是气你!略略略略~

20180401 学满语

1.(堂良在舞台两侧准备表演相遇,孟哥靠在柱子上摸了摸龙爪)

良:(指着龙)你撒开他!撒开!

堂:(伸手)救救我!救救我——

2.堂:你说吗吉哥拜特比。

良:哦~骂你个妈了比……

堂:(捂嘴,揪头发)胡说八道!

良:打你小嘴嘴!打你小嘴嘴!打你小嘴嘴!教我骂人!

堂:(笑)……谁教你骂人了?胡说八道!

20180331 怯大鼓返场

堂:小时候,他头一回给他爸爸过生日,这回他爸爸……

良:(一脸愁容,无奈笑)

堂:(被逗乐)又想起那伤心事儿了?

良:(小声)怎么老有这个……

堂:好好不说了!不说了不说了!(拍肩膀)他不高兴了。这是他爸爸的事儿,咱们说点别的吧~

20180324 规矩论

堂:我以为你喜欢这个。

良:我爱看你,我怎么那么爱看你啊。

20180318 打灯谜 

(猜了很久谜语,迟迟不入活,九良出完一个谜语后——)

堂:漂亮漂亮。咱来点别的吧?

良:我还……还问吗?

堂:你还有吗?

良:(笑着摆手)不想说了。

堂:你再说一个。

良:还说一个?

堂:再说一个。

良:还说一个。

堂:我听听。我愿意听。

20180317 对春联

(九良说孔子那个春联呛了一下,底下喊再来一遍)

堂:再来一遍容易憋死,饶了他吧。

20180311 论捧逗

1.(九良玩儿小猪佩奇手表)

堂:偷吃是不是?是不是偷吃!

良:好香呀~(小奶音儿)

堂:(收走)这个,演完出,演好了才给吃呢,知道么?

堂:(对观众)就得哄着来。

2.堂:反正我们俩前世肯定有事儿,有姻缘。

良:姻缘有份。(愿你嫁我)

20180307 金兰谱

(观众想听鬼故事)

堂:(低声)我跟你们说啊……湖广会馆……

良:(转身下场)

堂:(回头招手)我不讲了,不讲了还不行嘛?

20180227 捉放曹

堂:看你是岁数不小了。

良:奔三十了。

堂:我都三十了。

良:奔你了我这是。

20180128 黄鹤楼

1.堂:咱少说这个,净化舞台!下一个专场没有你了!

良:(委屈)你以为这后面有我名呐?

(堂主回头看大幕:孟鹤堂专场)

堂:下回有你!

(之后场场都有周九良)

2.良:你要把我送哪儿去?

堂:火葬场去不去?

良:我带你一块去回回炉!我抱着你一块死切!

20180117 汾河湾

1.(九良一直在咳嗽,孟哥停下来摸摸九良的脸)

堂:你还好吗?

良:没事儿。

2.堂:我很喜欢你呀!

观众:(起哄)噢噢噢!我也喜欢!

良:(指观众)你们都出去。

2017张鹤伦德州专场

良:(把粉丝送堂主的大照片儿挂桌子上)

堂:来吧,咱俩并骨吧。

(并骨:夫妻合葬)

20171228 结巴论返场

堂:我不想去百岁村了,我觉得他就能逗我开心。

堂: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在乐什么,可能就是因为开心吧。(看向九良)

20171207 新街口 7周年返场

堂:在舞台上天天这么演,就像跟生活一样。

良:过日子嘛。

20171006 反七口 返场

(堂良调侃邢师姐身高矮,过后堂主对后台喊话)

我说的,别骂他,骂他干嘛呀,对不对?

他是我的搭档,只许我骂他,好不好?

20170902 买卖论

堂:你早晨又没吃饭吧?他经常不吃饭。这样不好。

良:想不起来。

堂:没事多吃点饭,别老饿着自己。让人怪心疼的。

20170726 黄鹤楼

不知道咋说,反正孟哥对视了很久说了句太迷人然后自己又害羞了。

20170702 结巴论

(九良学堂堂演结巴唱歌给堂堂逗的乐的不行)

堂:你昨儿晚上受什么刺激了?一宿没玩儿手机憋坏了吧?(对观众)昨儿我送他回家,手机落我车上了,一宿没玩儿手机……(学九良在家弹弦子)

20170426 汾河湾

堂:什么叫从良啊?

良:从了我啊。

20170331 汾河湾

堂:跟你唱戏还要有孕?我也没备孕啊……

良:怀孕的孕啊?

堂:我有了是谁的,我自个儿都不知道!

(对视)

堂:梦里相见~那人是谁~就在眼前!

20170326 下象棋

堂:周老师现在也有粉丝。

良:大伙错爱。

堂:小粉丝特别可爱,(学小姑娘蹦蹦跳跳)啊啊周老师~

良:(后退)什么玩意儿!

堂:我就是周老师的粉丝~

20161014 双字意返场

堂:(模仿九良女朋友)老公,其实我一直没告诉你,在你之前我有一个男朋友。

堂:(模仿九良)没关系,在你之前我也有一个男朋友。

良:对,后来就成我的搭档了。

堂:咱俩的事别往外说。

良:认下了是怎么着?

20151004 捉放曹

堂:讨厌你们这样的相声演员。

良:你才讨厌呢……

堂:但是我确实啊……讨厌他们(指后台),不讨厌你(拍肩膀)。

采访整理:

这个采访B站搜的到,或者直接搜孟鹤堂周九良采访也行

(说出对方的三个优点)

良:好看,精神,漂亮。

堂:就一点儿内在的都没有吗?

良:你还要有什么呀?

(做过最疯狂的事情)

堂:说相声。

良:跟他一块说相声。

相声有新人分开表演后采访

堂:其实我对他依赖性挺强的。

良:我老想给他接个下句。

堂:我老想等他那个下句。

堂:他出去我紧张他,然后我出去他紧张我。哎,谁也别放心谁。

星饭团采访【全程都很好,建议全看,可以注意下九良眼神还有他和孟鹤堂之间的距离】

问:如果送给对方一首歌,觉得哪首歌最合适?

堂:丑八怪~

良:(冷漠)我不听歌。

堂:对,他平时很少听歌。哎,对对,那首,(唱)往后余生,风雪是你,平淡是你。

【德云社】发现男朋友是老福特写手

之前说师爷和老秦有LOFTER


怎么说呢


我不怕他们看cp文


我怕我看的cp文是他写的。



勿上升


很短



【九辫】


杨九郎一生只捧着两个人。


一个叫张云雷,是他又软又甜又香又可爱的男朋友;另一个,是LOFTER的太太。


后来他发现这俩是一个人。


“我就说这心里描写怎么这么到位呢,”杨九郎翻着张云雷主页,“也不枉我天天抢前排发土拨鼠尖叫了。”



【龙龄】


“怎么想的,师哥?”王九龙玩着张九龄的手机,把一边害羞到捂着脸的老大抱过来。


“这位太太怎么写龄龙呢?”笑着亲他一口,“还没认清现实?”


后来王九龙才发现,“龄龙”这个标签下,基本都是龙龄。


行吧,叫着还挺好听的。



【祥林】


郭麒麟是在为“林祥”添砖加瓦的时候被人逮到个现行。


“我还关注你了呢,”阎鹤祥晃晃手机,“就想着这人是不是傻。”




【高栾】


“小栾,你这个比喻用的不恰当,还有这个句子,明显是病句,这主谓搭配的不恰当啊,再看看这篇,嚯,标点符号都能用错?咱们这中华文化,语言魅力,还得多练练……”


“你要再说一句,我就拿你的假发片砸挂。”



【金东】


“我就问一句,我哪有这个样子?还撒娇卖萌,我去你的吧。”李鹤东想给人删干净了。


“别删啊,我粉丝攒到现在不容易……诶,别点!”谢金看见李鹤东点了一个“🚗”的文章,就知道事情不对。


文章加载有点慢,李鹤东还开口嘲讽,“就你那点英语水平都拿了研究这个了?”


等李鹤东看完以后,他拿着水果刀把谢金赶出去了。




【良堂】


“哟,您这车速挺快啊。”周九良一篇篇点开来看。


“这些姿势,”他看了一眼装不知道的垂耳兔,“好像咱没用过吧?怎么,还挺期待的?”


“还有这泪痕,写得挺好,我不这么干都对不起咱神仙的手啊。”



【秦霄贤】


这也是个太太。


“话筒用什么材质好”

“如何准确调节话筒高低”

“沾水的话筒还能用吗”



(群像)毛茸茸投喂攻略


毛主子饲养攻略:投食篇


哦哦熙





九辫篇——投喂挑食小白狐 


 

巴掌大的小狐狸,挑起嘴来使唤人买的东西可以把整只狐狸埋起来。 

 

天马行空的食欲,代表作是冬天要吃西瓜,夏天要吃辣火锅。 

 

“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吃完了辣火锅的狐狸热的红彤彤的,好像被何九狐染了色。 

 

擅长撒娇,如果不管用的话,就会撒泼,威胁要把楼下的九龄喵炖汤。 

 

最爱吃黄焖鸡,但是因为要保持体型,所以只好强忍着一个月才开一次荤 

 

“这就是你们心心念念想rua的张云狐,一次能吃一整只鸡,骨头都不吐。” 

 

小眼八叉的 

 

闭嘴! 

 


 

香贤篇——投喂瘦巴巴小蓝猫 



 

此猫极浪,玩心大性子野,很难安稳的吃完一碗猫粮。 

 

投喂秦蓝猫,还是需要抓住该猫因为品种纯导致智商略低的特点。 

 

“在精灵宝可梦第三十五集的时候,皮卡丘一口吃掉一根小鱼干之后,进化成了霹雳皮卡丘。” 

 

嗷呜,秦蓝猫怒吞一条小鱼干。 

 

“六百五十三集皮卡丘吃掉一盒吞拿鱼罐头,进化成了究极皮卡丘。” 

 

秦蓝猫歪着小脑袋想了想,然后吃掉了一盒猫罐头 

 

“八百七十二集里,皮卡丘临危不惧,吃掉了一碗猫粮,救下了小伙伴们” 

 

咔嚓咔嚓,一碗猫粮被解决掉了。 

 

确认该猫今天进食量达标后,请编一个皮卡丘吃饱了的大团圆剧情,然后带着该猫去看动画片。 

 

皮卡丘:深藏功与名。 




 

九亭篇——投喂贪嘴小棕熊 



 

亭亭熊非常喜欢甜食,尤其喜欢罐装的蜂蜜。 

 

拒绝使用勺子,毛茸茸的小爪子伸到蜂蜜罐里,然后再塞进嘴巴,幸福感爆棚的亭亭熊会翘起球形的小尾巴。 

 

贪吃的小熊几乎天天抱着自己的蜂蜜罐,所以爪爪一直是甜甜的。 

 

喜欢吃糖豆儿,拿一盒彩虹糖,按顺序摆在地上,会捕捉到一只贪吃的亭亭熊。 

 



 

良堂篇——投喂娇滴滴垂耳兔 


 

垂耳兔很喜欢吃水果,小爪子不太大,抱着橙子有些吃力,攥着樱桃又太小,所以一颗草莓的适配度是满分的 

 

雪白的垂耳兔抱着鲜红的大草莓,画风漂亮的要命,曾经被画家小尚捉去当模特,某兔会趁人不注意将草莓一整个塞进嘴里,小画家再抬头的时候,红彤彤的草莓不见了,但是多了一只鼓着腮帮子的仓鼠兔。 

 

因为和正在减肥的张云狐玩的好,所以会约好一起吃蔬菜沙拉。 

 

孟鹤兔吃的一本满足 

 

张云狐:怎么办,好想吃兔子… 




 

晗芳篇——投喂胡吃海塞小卷耳猫 


 

该猫食欲极佳,而且颇爱在你吃东西的时候凑到你身边,大脑袋蹭蹭你的手肘,漂亮的异色瞳暗示的瞟向你手边的食物。 

 

此时需要深呼吸抵抗诱惑,并配以一些晗言晗语 

 

“小猫咪吃辣条身体会走形的,你难道想像缅因一样,出门遛弯的时候被人认成一条金毛吗?” 

 

“小猫咪吃盐可是会掉毛的,难道你想像艺哥一样秃吗?” 

 

“小猫咪吃甜食会傻掉的,难道你想像隔壁的蓝猫一样,一直觉得自己是一只皮卡丘吗?” 

 

喵呜——芳芳猫会耷拉着大脑袋乖乖去吃猫粮,这时候当然需要抱在怀里哄一下。 

 

通常开一盒猫罐头,就可以解决一只生气的芳芳喵啦。 

 

友情提示,芳芳猫被烦的急了会咬人,建议如果不是郭霄汉本人的话,不要对芳芳猫说这些话。



 

 

尚何篇——投喂懒癌患者红狐狸


 

投喂该狐十分困难,主要原因是该狐实在太懒了,懒得下床,不想吃饭。 

 

没有办法,只好把饭桌儿一挪再挪,最后挪到狐狸的小床上面。 

 

幸好何九狐不挑食,看到人把饭端到了眼前头,不管今天吃的是什么,都会在床上懒懒的伸一个懒腰而后牟足力气窜到人怀里。 

 

“来吧,喂朕。” 

 

软乎乎的狐狸抱着自己专用的小勺子,虽然是北京瘫的姿势歪在床上,吃像却意外的很斯文,最后爪子抱起盘子里孟鹤兔送来的小胡萝卜,躺倒在床上,小口的啃起来,有时阳光不错,狐狸就会舒服的晃几下火红的大尾巴。 

 

“你们对可爱一无所知。” 

 

——饲主小尚。 

 



玲珑篇——投喂投怀送抱小黑猫 


 

“王九龙的快乐我也感受到了。” 

 

感受到了?呵…天真。 

 

拥有黑猫的王先森敲了敲手中的罐头盖子,嗖,你的黑猫已到位。 

 

九龄喵小时候个子小,兄弟姐妹太多,小小只的小黑猫总是被挤到角落,饿得喵喵叫的样子实在招人疼,所以每到吃饭的时候,小只的九龄崽就会被抱到一旁单独喂奶。 

 

后来的九龄喵被人喂的油光锃亮,但是要在人怀里吃饭的习惯却一直没有被纠正过来。 

 

小黑猫琥珀色的眸子会专注的盯着你手中的罐头,小猫嘴乖巧的张开,露出粉红色的舌头,慢慢的把小猫罐头卷进口中。 

 

吃饱了的九龄喵会舒服的打一个小饱嗝儿,这时候可以顺势抱起小黑猫,愉快的一起午睡。 

 

晚上还要蹦迪呢喵,午睡一定不能少哦。 

 

 

 

 

乱入 

 

金东篇——如何帮助缅因猫减肥 

 

第五次被人搭讪说你家的金毛养的真好的缅因喵终于生气的砸了自己吃饭用的盆。 

 

“师爷,师爷你不是金毛,你只是一只长的比较大只,比较毛茸茸的小猫咪而已。” 

 

减肥时候的饭量大概也有普通小猫咪的两倍那么多 

 

管住喵嘴,迈开喵腿。 

 

步行街的末尾新开了一家烧烤摊,跑步计划失败。 

 

下水就沉了底,游泳计划泡汤。 

 

跑步机险些把毛茸茸的大尾巴卷进去,健身计划流产。 

 

肉垫在外面都踩脏了,一打嗝嘴里就有游泳池里消毒水的味道,漂亮的尾巴还缺了一块毛。 

 

干!减你大爷的肥,猫主子李先森大手一挥又把缅因的饭盆铺了出来。 

 

放开了吃,我养的猪,我惯着。 

 

“你家的金毛…哎哎哎,这说着话呢,你拿砍刀干什么…哎?” 

 

“眼睛不要的话我帮你戳瞎了,再说我的猫就弄死你,知道了不?” 

 

喵呜… 




 

成南篇——如何在吃饭的时候躲避一只哈士奇 

 

屏住呼吸,悄悄的蹲在衣柜里,动作轻柔的撕开了薯片的包装袋。 

 

一双狗眼闪现到了眼前,狗爪子刨开了柜门 

 

“老铁,吃啥呢?狗能吃不?” 

 

自从养了九南哈,再也没有尝过蛋黄和酸奶的味道。 

 

——养哈人士高先森。 

 

端着刚做好的鸡腿,拉开了狗笼子的门,高先森带着胜利的微笑坐了进去。 

 

笼门锁死。 

 

真香。



明日更新:哄主子入睡篇

良堂台上过日子合集

新入坑的亲们还是推荐先去看优酷的官录,因为收音好,刨活少,剧情完整,演员卖力气,艺术性强。

高能密集的除了二哥最恐惧的开箱封箱孟哥生日和堂良周年庆外,还有劳动号子和很少演的口吐莲花,返场是孟哥能攒底了才开始有的。

九良的口头禅没有特意标注。“咱也不知道这角儿什么脾气。”“我也不知道他要说什么”。“你给我去世。”“你离我远点。”“你像个人似的行吗?”“今天饲料给你配错了是吗?”“我今天忘给他拴链子了/今天他没戴项圈。”等。

采访视频和微博的没有特意标注,目前的采访视频不完全统计有星伴网一段,官方公众号两端,拍照花絮四段。“做过最疯狂的事是什么?说相声。和他一起说相声。”“庆问30。爱你。收到。”“有两个鸡腿都给你。”等,这个好翻,大家自己去看吧。

——良堂第一次合作(暂无视频)三里屯
2010年12月06日(星期一)晚场
孟鹤堂、周 航 【双 字 意】

2010年12月07日(星期二)晚场
(每周年纪念定为这天)
孟鹤堂、周 航 【打 灯 谜】

——20120222 张一元 诗词会

堂主黑,九良深蓝

——20121006 张一元午场 打灯谜

堂主黑,九良深蓝 寸头的少年良,认真捧孟哥的老艺术家。

——20121013 张云雷相声专场

返场
师父认证九良“这是我们这儿的小可爱。看这脸还小可爱呢。这是我们九字科的周~九~良~。
他跟他们来的方法不一样,他是德云社有一个传习社。这德云社招学生分多重渠道,一种是跟北京戏校联合的,就是北京戏曲职业艺术学院,我们那儿有一个班,是发文凭的,还有现在这个九字科呀,就是之前云字科鹤字科九字科招生,是我们这个剧团,剧场里面办的班,那是一种,还有一种是德云社公司办的,大伙儿都听明白了吧。
他就是德云社公司办的传习社,在那儿,这就是交钱的学生,这么一说你们就听懂了哈,九字科不花钱,这就是花钱的。
长得其实一般哈,但人花钱了怎么办呢,就留下吧。他岁数不大,十七了十几呀?”

“十九了。”

“都十九了,你看看,一晃,十九,今年钱交了吗?哈哈哈。
来的时候我真以为这肯定都四十多了,这人哈。后来他们说这刚十六过一点儿,我一想这都熟透了,你留着他吧,这要出去上街也祸害人家啊。
那是现在跟孟鹤堂在一场啊,非常可爱,这个台上很稳重很大气,这个不多见,在这个年纪站在舞台上能够表现出这个状态来,我还是很欣赏的啊,假以时日,必成大器。周~九~良~”

师父认证堂主“这叫孟~鹤~堂~。我徒弟,于老师的干儿子。为什么叫孟鹤堂呢?刚来那会儿还小,也说不了相声,上不了台,谦儿哥那会儿开了个饭馆儿,让他跟那儿忙活去,跟那儿当一大堂经理,我说那太合适了啊,就叫孟鹤堂吧,叫孟鹤大不好听,孟鹤经理这都让人笑话。很聪明特别机灵,他就跟刚才那个周九良,他们俩是一对儿,你们记住啦,这个德云社现在力捧有德云四公子,这是其中一个,四公公之一。”

——20121209 张一元 诗词会 黑

早期开嗓的周宝宝!!!!!!可爱到窒息!!

——20130525 午场 写对联 绿

横批是大众情人。九良说你这横批越来越好了。

“结婚?谁家姑娘要倒霉呀这是?”

——20140523 湖广会馆孟鹤堂第一次专场 

良堂黄鹤楼,绿色大褂头顶龙猫颈枕的照片就是这场照的。

堂主四年如一日的职场骚扰:

“周老师啊,相声演员啊,其实非常的喜欢您呢。”“是吗,还喜欢我”“喜欢您的艺术,喜欢您这个人。”“我没那个爱好。”

“一会儿下了场,别走了,上我那儿去。”“什么意思?”“我neng neng您。”“不让neng。”

不自信的九良“咱俩这模样谁猥亵谁啊这个?”

诱拐小盆友的怪蜀黍堂“上我们家,我们家床,那个大着呢。”

“不是,你行吗?”“我没问题啊”“你行吗?”“可以”“我行吗?”“什么叫你行吗?”“不是我说咱们俩行吗?”“一会儿不就知道了吗。”

自己捣自己眼九良说“宝贝儿这玩意儿容易失明啊。”

堂主开车白娘子喝了雄黄“老公,我好热啊。啊,热得不行了,我在床上等你啊。”“法海无鞭”

离婚现场。最勤快的逗哏上线,“咱也不知道这角儿什么脾气。”

九良超级主动阻拦孟哥脱衣服!“系上系上,你给我系上!”

“咱们两人互相用嘴。”“对,干嘛呀⊙∀⊙!”“打家伙呀,哦,你要有别的想法可以跟我提。”

差点亲上后对拜,九良“俩兔爷儿”“哟,先生,您醒了?”

团子良因为哇呀被占了哭哭。

堂主和孙越说了一段大保镖,于谦老师特意给他压台捧哏,说了一段铃铛谱。返场于老师说堂主没怎么念过书,二太爷和太二爷,于老师下去,换九良上台。

堂“他们让咱俩抱一个。”良“没少抱”

——20140809 张一元

拴娃娃 绿

“什么门什么氏?”“周门,你姓什么呀?”“我不告诉你。”

晚场返场 粉

圆圆的九良,中间一溜的发型。孟哥说自己20了,九良说我真20.21了,孟哥说我26了怎么还没死呢。

孟哥自己下场拿吉他,九良“这小淘气。”

堂主唱不明不白的伤,九良给歌捧哏伴舞。

讲高鹤彩师哥的故事。

——20160602 拴娃娃 绿

九良说周门孟氏,堂主问为什么跟你的姓,九良没说话,堂主还是说的周门某氏

——20160625 湖广午场反七口 粉

“您那一千,睡得不一样。”“我睡谁了我睡四千多?”

小先生“我那么喜欢你吗?凭什么分你钱。”

第14分钟,堂主手伸进九良大褂里摸半天。

返场讲鬼故事,山海经,九良开车“寡妇欠”。大力神帮愚公生孩子,九良主动牵手。

——20160909  湖广 八大吉祥 蓝

“你溅我一身三点水。”九良搓澡。

九良错打堂主后,一脸无辜地看着扇子“诶,你看这扇子是竹子的。” 堂主趁小先生松懈还手了!!!!!

——20160920 广德楼晚场 拴娃娃 绿

九良说周门孟氏 堂主说周门某氏

——20161102  天桥 粉 

全场高能,九良疯狂飙奶音

卖估衣

 “我都不想理你了!”

返场 

九良说邢鹤薇小挫娘们,被飞板砖

“你是赵四啊?”“你是张学良吗?”

——20161201 湖广 拴娃娃 绿

“周门孟氏!”“周门孟……这里头怎么还有我啊?”“自个儿猜去吧~”

——20161225 广德楼 学评戏 绿

八百标兵进被窝。堂主娇羞,九良怼观众。

“你说行就行啊?那我睡哪儿?”

——201702 丙申年封箱
找搭档 橘色孟哥
孟哥和侯爷一场,日常带九良上台了,还说队员都欺负他。

洪洋洞 黑色弦师九良
九良给师父配弦子,没凳子了,一条腿搭在阿陶的凳子上,攻气爆棚。

返场,九良最后偷偷从右侧上台,站边上悄悄玩手机。堂主唱kiyoumi,九良下意识鼓掌。九良跨越整个舞台,从人群后悄悄挪过去找吃橘子的孟哥。
下班班了开心放飞的九良。

——20170330 商演 张鹤伦专场 铃铛谱 橘

“您让傻子亲了。”“你什么时候亲的我?”

“能耐不小啊!”“是,是能耐不小,哪也小不了。”

袭胸,讨论孩子谁的,大眼睛随谁。观众有个大哥笑得特别配合。

堂主再次袭胸,九良“我已经释然了。”

——20170331 天桥 蓝 汾河湾

孟“跟我配的人没有来……你能配吗?”
小先生意味深长笑,两人对视数秒,“我们是德云社,不是配种站。”

“我有的是谁的我自个儿都不知道。梦里相见,那人是谁?近在眼前。”

孟哥又调九良下巴,九良给了他一扇子。

孟孟被打,跑空调旁边去了。
“你家庭暴力!”
九良“过了今天晚上,我要再跟你唱戏,我是茄子。”

返场九良“我先下班儿了好不好?”

——20170401 天桥 蓝 返场

孟哥讲自己愚人节被骗,说是车限号,走着来了才发现是周六。

——20170419 湖广 论捧逗 绿

“我但凡我要打个车我都不能跟他在一块儿去。”经典的和烧饼打架争四眼狗的故事。堂主说九良练功“嗯,啊,别,停,疼”。

堂主托付撩大褂迷之帅气。堂主捣乱大叫摔倒,九良先扶小恐龙。

“全场没有人要害你除了我。”

——20170426 孟哥生日 湖广  绸绿 全场高能

当行论

堂主话筒老往右偏,堂主忍不住落泪九良罕见安慰给他扇风。糊顶棚堂主天黑早了。

汾河湾 

“你说相声就算从良了啊现在。”“什么叫从良啊?”“从我啊。”

“太粗了。”,“我就是你的娘们了。”,“咱们俩就是互相用嘴打家伙。”,还得有孕哏,

“你这干什么?”“我保护你啊。”“我用你保护!”

返场 

“你不过生日吗?”

“拿周老师他爸爸孟鹤堂来说。”“我爸爸是你生日礼物。”

——20170512 返场

“刚合作那会儿他刚十七,生个病闹个灾都得我带他上医院。”

——20170513 南京晚场 黑

拴娃娃 

返场 三节拜花巷

——20170726 湖广返场 黑

小先生玩牙签盒,堂主说“他最近不知道怎么,老在台上玩自己的。”

周宝宝和台下小孩互相biu biubiu。 

九良怼堂主,气得堂主下台,九良淡定地等他自己上台。

小段儿讲的说话的艺术,九良咬牙签表演饭馆碰面。

——20170806 湖广

返场 黑

收礼物气球撑衣杆,杜蕾斯糖,周宝宝老玩小毛驴。

“他胆儿大着呢,我胆儿小,他晚上回家自己走夜路都敢走,我不敢,我得让他陪着。”

“他们家这夜路我得陪着他走,要不然他胆太大,我怕吓着鬼。”

——20170812 反七口

“你可以睡我啊。”

——20170902 买卖论

“后台不让打ber”“那分跟谁。”“跟我,我打死你。”

“可爱可恨让人着迷。”

“没事多吃点饭,别老饿着自己,让人怪心疼的。”

——20170903 结巴论

九良唱失恋阵线联盟

“他总是~只留下电话~号码~”

——20170908 擂台赛 歌舞青春 私服

本场简直是开车合集,观众演员互相开车。没有桌子的九良小动作不断。

开场堂主开车。粉丝开车,问下面紧吗,九良解围,说你鞋带紧不紧。堂主脸憋得通红。又开车。

打bbox,三弦吉他合奏。

——20171001新街口 橘色 口吐莲花

——20171008 天桥晚场 橘色 乌龙院

堂主用彩色的方巾包头。“黄鹤楼那活我瓷实。”“那活我也瓷实。”

“家暴。”“我错了我不打您了成吗?您因为这事儿再讹上我。”

——20171012 纲丝节

坑王争锋 九良开场说自己媳妇跟人跑了,堂主女装和谢大辈演夫妻。九良西装帅得不行。

“你都把我给看馋了!”

九良双簧  “让人欺负了吧。”

“你还挺漂亮。”

“这是我亲生的搭档。”

“有他来我就踏实了, 他准不害我。”

——20171015 汾河湾

“今天下班上我那去”

“要不您给我来一痛快的吧 ”“什么痛快,痛快上我们家去”“太痛快了也不行,那跟快没关系”

——20170726 黄鹤楼 黑

“可恼啊,可恨啊”对视,九良挑眉 “太吓人。”

“可恼啊,可恨啊”对视,“太迷人。”

——20171028 黑龙江哈尔滨 蓝 

结巴论 

返场 大家给九良唱歌,九良感动了。堂主让九良逗哏,九良说了一段一句话的相声,下台开溜。九良不喜欢这种场合,估计以后生日都得躲着过了,大家心疼他就捧他,宠他,让他早点下班吧。

——20171029 黑龙江哈尔滨 蓝 

乌龙院 “那唱完了跟我回家吗?” 

堂主红绸子包头,别朵花

——20171031万圣节 湖广返场  黑

孟哥说九良酒量不好,少让他喝酒。孟哥叫九良死鬼。九良吓堂主。九良给堂主科普不给糖就捣蛋。堂主讲鬼故事吓得自己话筒护体。

——20171109 湖广返场 黑

孟哥讲九良找女朋友,九良不高兴,孟哥说讲他找女朋友就算黄色笑话了。

说九良单身憋出抑郁症,在台上和话筒说话,九良说今天没说,因为话筒睡着了。

孟哥说九良17岁上德云社说相声,天天没见女的,憋得只好找男的,喜欢小梅这样的,被发现了让孟哥亲一下才承认,九良急了。孟哥说九良成了gay德云社没法跟他父母交代,九良说那社里分配一个呗。

堂主教九良怎么向父母出柜。

——20171121 黄鹤楼

九良踩凳子,霸气

——20171207 新街口 七周年 蓝 全场高能

捉放曹 

“今天周宝宝,我们哥俩七周年”

“结婚七年之痒,对不对,我们其实早在后台就挠破了。”

良“咱初次合作。”堂握手“骗谁呢?”

“我特别爱。”

九良一个人搬桌子椅子!

堂主开车“我就干调音师了?调音师干吗?”

“用嘴你行吗?”“我没问题。”九良一脸嫌弃秒懂的粉丝们。

小孩哒迭,九良“我说不了他还说不了你吗?”。

“你昨晚做足疗保健你怎么不害怕呢?”“我呀?谁足疗保健啊?”“你。”“谁呀?”“你”“没听说过。”“我看见了。”“没有!我告诉你你媳妇儿不在以后我就没去过。”“别老提这事儿。”

堂“你这么半天不是玩人吗你,你玩死我了你!”

良“上跪天子。下跪妻子。”

返场 

灯熄了,九良不见了。

“我们俩互相逗着玩,看谁能给谁逗乐了。”

堂主把话筒修好了!

“七年过来,风风雨雨的,也不容易,拿周老师来讲,坑死我了。……有时候我们俩互相不在状态,经常这样……”“今儿七周年您是敞开心扉了是吗?”

“……在舞台上天天这么演,天天这么演,就像跟生活一样。”“过日子嘛。”

敞开心扉,经典的“我也不知道他要说什么”

“我不知道他要聊什么,我现在已经看不透他了。”“最熟悉的陌生人我们是。”

“拿周老师我们俩来说,其实经常在一块儿呆着,呆的时间其实挺长的,但互相就已经摸不透彼此的心。摸不着你知道吗?不是摸一下的事儿,他那胸肌太厚。”

堂“我现在想男的。”

“前几天带周宝宝出去玩去了。”“我喜欢驾着马在草原上驰骋的感觉,他呢……”周宝宝开车“喜欢让人骑。”

有人蛋糕下送钱,堂主一手大鹅,一手钱“换个工作,能挣得更多。”

九良唱竹板书!堂主扔钱“你给我唱全了!”堂主拿钱煽风。堂主拆西厢。

孟哥谈吃鸡九良“行你随便说,反正我也不知道。”,孟哥谈新老观众,谈新趋势,周宝宝“网络一线牵,珍稀这段缘”“杀马特永不败”,鬼故事

堂“咱们说到什么是一站啊。”良“我不知道他要说什么。”

“家有仙妻?那是他的主题歌呀?”“就不!”

良“我老伴儿说话也真直。”

堂“你给我来一个高潮!”,老秦上台九良下台去了,堂主站台上刷微博,九良放音乐堂主跳鸿雁,九良扭秧歌

堂“看我们这相声演员真是什么也没有,没有房子没有车,可是我们骚呀。”,唱大哥九良配板儿。

——20171228 三里屯 结巴论

九良逗堂主笑场

“我不想去百岁村了,我觉着他就能逗我开心。”

“我也不知道我在笑什么,可能就是因为开心吧。”

——20180113 天桥 蓝 百鸟之王返场

九良“德云一线牵,珍稀这段缘。”

孟哥说着说着摸了下肩膀,九良问“你是不是带儿开了?”

——20180128  商演 孟鹤堂相声专场北京站

瞧这一家子 绸蓝

九良“他老憋着逗我乐。”“行,你成功了。”

——20180204七队封箱 黑龙江哈尔滨 绸蓝 

绕口令 你比我猜 挨个唱歌 大实话 好运来

——20180217 丁酉年封箱 绸蓝

九良拉弦去了,堂子上场时调子似乎都欢快了,小先生还探头看先生站哪儿去了。

小鲜肉节目堂主躺花中,指着师父说这是我的搭档周九良。

堂主和二爷生气卖萌双暴击。

返场合唱九良和堂主隔人相望,九良小动作不断。堂主皮一下出来把花踢倒。堂主唱格叽格叽。打人环节九良实力划水。

堂主唱悟空,和小先生短暂同框,给二爷Bbox,开车挨踢。

——20180227 七队开箱 

广德楼 粉 买卖论

湖广 紫

捉放曹 两人骑摩拜赶过来,九良抱怨没铃没闸。粉丝喊嫁给孟鹤堂,堂主说这事我再考虑考虑。

“孟鹤堂兴许看上我了。”

小梅回家做生意了。

“我都奔三十了。”“我都三十了。”“奔你了我这是。”

返场 孟哥讲胖了10斤,打九良结果变成击掌。讲自己家,讲九良家。讲三哥。

秦霄贤和二哥上台。

大西厢  带头架空队长的九良和帮记性不好的队长介绍队员、提词、带拍子打节奏的九良

队员对队长的态度是由队长夫人决定的,古人诚不欺我。

——20180303 铃铛谱  紫

偶像剧模范九良拉孟哥,勾下巴。

——20180309 湖广晚场 当行论 紫

堂主口误,工作说成了生活。孟孟插腰。

“您现在就是把台下的状态带到台上来了。台下多放松,台上,你看多放松。”

“人家都是外松内紧,您是里外都松。”“你试过怎么的。”

“你看看他边上不老说话啊,说句话还挺气人。”“气死你,略略略略略。”

——20180310 湖广午场 洪洋洞 紫

“你跟谁挣钱呢?”“跟先生。”

乌兰牧骑精神!

——20180311 论捧逗 紫  

礼物收佩奇糖手表,爪子手套,两人戴着玩,拍手九良躲。介绍九良时狗粮老师反击叫佩奇。

“反正我们俩前世肯定有事儿,前世肯定有事儿。”

“咱俩还有事儿呢?啊,有姻缘,有有有。”

“姻缘有份嘛。”

“啊,什么份,上辈子他在我身上留下了一个,一个牙印。”

——20180313 南京晚场 夸住宅 黑

“你说我要是克搭档多好。”

“你说咱俩在一块儿这么多年,我拿你当搭档,你拿我当什么了?”

“儿子。”

“别闹啊,动手你死得更快。”“虽然我neng不过你吧,但你也千万不要打我。”

——20180314 南京晚场 买卖论

打ber哏。

“哎哟,这小哥哥。进来瞧呀,别傻站着了,进来呀,来呀。”

“再掉色,大哥你把布拿回来……我赔你。”“赔布。”“我没说别的啊,你还想要什么?”“你要陪我一晚我就不要了。”

“你爱人多高?”“一米七七左右。”“我怎么觉得我长个了呢?”

——20180317 南京 黑 汾河湾  忘搬凳子

粉丝送堂主佩奇,堂主放桌上感觉像特意给周宝宝留的。cue钟朝晖。

“你能配吗?”“我配不了,我给你牵一公狗去?”

小先生神预言“那你也演不能个凳子呀。”

“你够吗?”“我够够的了。”“……你是不是腻了!”

腹黑的小先生“没事儿,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还漂亮好看你们是没见过寡妇脸啊?”“我挠死你啊!”“把我自个儿说死了。”

九良超级攻气的一吼“内边谁吓唬他了!”

小先生偷偷坏笑,小先生手持大型杀伤性武器佩奇。

小先生探身看着孟哥坏笑,用扇子指指桌子,让孟哥坐桌子上。
堂主腿夹着扇子拉,扇子没拿稳掉了马上换一个又拉。

孟哥改底柳银环搬凳子去了。

似乎以前堂主和九良也有忘搬凳子的,当时堂主直接站桌子后面就唱下去了,九良也没有逗堂主。

返场 粉丝送铁环,堂主绕场一周。送魔方。堂主说自己算德云社的一个大帅哥,九良说靓仔。

“俩人一块儿上厕所很正常,你看我们俩也经常一块儿上厕所。”

返了九良吹哨的小段。

——20180318 南京晚场 黑 打灯谜

堂主甜蜜的抱怨“后台对好了他不说,他老来这个。”

九良3D环绕丢手绢,萌吐血。

——20180320 南京晚场 黑 铃铛谱

粪在嘴边出不来,九良说用开塞露。九良指堂主,手伸进嘴里了,收回来在身上擦了擦,观众笑。“笑点在哪?我抓不住他们的笑点。是不是你在搞怪?”“我搞什么怪啊?我已经搞定了。”

——20180324 南京 黑

午场 拴娃娃 

九良开车“服务员赶紧把被呼送上去,不鼓掌干点别的。”

九良反弹三连。堂主说周门孟氏。

九良再次开车“一个言一个射,他叫言射谢。”

堂主讲看见谢金男朋友,九良说那就是东哥啊。“其实后台都是男同志。”“我是同性恋。”

晚场 规矩论

九良饶了一段绕口令。“孟鹤堂!”

——20180401 新街口
午场  学满语 “打你小嘴嘴。”

晚场 蓝 日本梆子

新街口九良包头,小刘海萌萌哒,压倒性欺负堂主,观众送的铁环九良拿棍儿堂主拿圈儿对峙。

——20180405 新街口 蓝

乌龙院  “咱们这是唱夫妻戏,不是激情戏。”

返场 队副、祖父哏,小先生话挺多!

——20180407 新街口 蓝

午场  金兰谱 高能

“我老在下边。”“你不喜欢被动吗?”

良“从你鞋盒里拿出来放我裤裆里,我当这坏蛋。谁有我坏,哼,我家里一帮小黄人儿呢。”九良神情超级可爱。

“放你裤裆里,那我不行,这太熟了不好下手对不对,我找个筷子。”堂主开车,要从你裤裆里拿出俩来怎么办。

九良用扇子打堂主,堂主把三把扇子都收起来。九良用小毛驴和红酒怼。

“德云红酒,天长地久,咱哥俩天长地久。”“咱天长地久。”

九良又用红酒捅堂主,堂主播音腔,堂主隔空踢。“傻面贼心”。

九良侧身,堂主扑倒。

返场 “你离我那么远干什么?”“我怕伤着你。”“这个朋友啊就是这样,对不对,别交得太深了,太深了容易拔不出来,伤着自己,伤筋伤胆。哼╯^╰”

上手摸九良头发 “头发怎么乱了。”

九良经典打你爹。克克克克业业,两人怼大学教授

晚场 偷斧子

堂主开车 刘小腚,爆小菊和上小菊一样。

“你看关系这么好,兴趣爱好不一样。”“是吗?我喜欢女的。”

九良说北京Opera堂主不懂

返场 堂主开车“我不买裤衩拿什么装你啊。”

堂主说九良是队副,自己封的,九良说任人唯亲。

“我就这么点儿小权利,全用我搭档身上了。”

——20180408 新街口午场 蓝

劳动号子

堂主唱妹妹坐船头,九良“你跑这儿搞对象来了吗?”“谁搞对象来了。”(我听着感觉堂主说的是是搞对象来了,九良乐了一下。)

返场 

“我发现你下三路的包袱越来越好了啊。”“共勉吧。”

九良“晚上有一个怎样的轰趴?”

九良饿了,粉丝送薯条,堂主抢走,讲自己胖了。九良拆乐高。

“他这包袱越来越理解不了了,反正我这个文化水平就到这儿了,没上过学嘛对不对,跟人家比不了。”

“除了我没人理你。”

“你看你理我了吗?你不在那儿玩了嘛。”

唱舞女泪,九良配合了!!

讲小辫儿,私下被叫小哥哥,比粉丝数量。唱悟空。九良在旁边认真拼乐高,拼八卦阵。堂主唱完牙套妹让九良唱一个,“你别打扰我创作!”让唱拼多多九良三连击“去你的吧”

九良开嗓东北小曲送情郎!双人版探清水河!!!九良又帮堂主找调。内蒙古黑怕。

——20180426 三里屯晚场 堂主生日 绸蓝

乌龙院

“追你,喜欢你。”

“孟玉米,你挑一个吧。”“挑一个?”“您挑一个别的粗粮跟您搭配一下。”“干嘛粗粮啊?”“和一块好消化。”“那不行,还是狗粮吧。”

“老生身体受得了吗?”“我老生孩子是怎么的我?”“那你老生什么?”“我有那个设备吗。”“老生宋江。你得生多少宋江啊。”

“是我,你爷们儿回来了!”九良攻气爆表,一扇子打掉堂主头巾。

“你什么时候准备杀我?”“现在就想宰了你知道吗,老娘们就不能惯着。”

返场高能 堂主讲相声操守。九良“观众们评价,听周九良的相声,文明。”“观众们也给我评价,听孟鹤堂的相声……”九良天津话爆粗“真尼玛文明啊。”

堂“哎呀,现在跟他说相声,老得冒汗。”

堂主许愿九良静静玩玩具。

九良挥舞醒木。堂主电台情歌忘词九良叫大家一起唱

九良脱了大褂上台,最后搂着堂主就走了。

——20180427 三里屯晚场 大上寿 绸蓝

良“你有事冲我来,知道吗?”堂“我来干什么,你又解决不了。”

返场 卖笑哏,买纪念品哏九良攻气爆棚“你试试”,“你买了票就是我的衣食父母,也就是他的爷爷奶奶啊。”

——20180506 三里屯 金龟铁甲 绸蓝

“周老师这个狗是哪个狗呢,是一丝不挂的这个狗。”
“您是那带耳钉的鹅,我都知道您怎么叫唤——‘该呀’。”
“他还挺幽默,他老想把我逗乐。”

堂主勾了一下九良下巴。

“这一生不见一次聚宝盆,白长这双眼皮儿了。”九良

“那会儿就是不懂啊,不知道大姑娘好那时候。”九良开车“是,你现在是知道了。”

返场讲以前3队的故事,讲九良室友朱鹤松两人光棍的气息,两人能聊,半夜给九良做鸡爪子等。

——20150513 天桥 黑 

午场 日本梆子

九良说土耳其跳伞下来背报菜名,给堂主整懵了。

“我去,这个相声给我说懵了啊。我不知道你的点在哪儿,我get不到你诶,什么?”

“那你死去吧。”

“咱,咱别说那些没用的,一会儿下台你再给我解释为什么到土耳其跳伞。我不知道啊,不知道,知识面有点窄。”

“这是知识面啊?这是一个知识点。”

(哏是高筱贝去土耳其跳伞录了一个报菜名视频)

晚场 劳动号子 

堂“快点,你是快点儿,我受得了吗?”

——20180516 天桥晚场 黑 偷斧子

“鹤堂儿~”“九良儿~”

——20180602 商演 三宝泰州 黑 返场

“我好累,你怎么不在我身旁”“这不在这儿呢吗。”

——20180606 广德楼 买卖论 红蓝cp

“台上不让打ber”“甭他们我就弄死你。台上就俩人,你跟谁打ber啊?”

“你瞧布,你瞧我干什么?我比布长得好看是吧~” “我尽量不看你。”“大哥你指给我看嘛~”

“说这话你都丧良心~”n连。

经典大姐哏。“您这头烫得真好看。”九良“我这大眼睛也没您这双眼皮儿好看啊。”

“从您这儿买块布离了,那我就是看上你了那不是。”

“人家正经八百大姑娘,嫁你一二婚的?讨厌。看布啊,你看我做什么?”“我觉得对面布店那大哥不错。”“你看布啊,别老看我,看得我这羞得慌。”

“大哥,没仔细看,你长的还不错!”

“你指给人家看嘛~”

秒怂堂“我错了,我错了,不搅和你们家。”“不打ber我都弄死你。”

九良“一米七做真实的自己。”

——20180614 广德楼 写对联 蓝

“我也爱跟您说话”“是吗,我怎么没瞧出来呢。”“咱这不正聊着呢吗。”

“尬聊呗,也不知道聊什么。”“别说,尬聊聊得还挺尬的。”
九良拉堂主手摸自己头。

生得一身书生意气,学得满腹经纶文章,少妇杀手。

“你结婚你男朋友知道吗?”“我这不是通知你了嘛!”

“他最近跟我可客气了。”“我们哥俩关系就指着您各位了。”

——20180703 夸住宅

“老搭档…老刀旦…老大裆…老都…老公。”

——20180811 东方卫视相声有新人 粉

“这就是您的位置。”

——20180910 商演钢丝节

周文王 蓝 (九良给孟哥熨糊的蓝大褂)

九良捂脸,堂主看天,“我想不通,来,开始你的自圆其说吧。我爸爸现在已经不重要了。”

返场 堂主唱歌皮。大西厢九良提醒堂主到你了,堂主一脸懵逼,以为没到自己,还狡辩。九良和九郎合唱,可爱击掌。九郎和九良互怼,九良隔空踢。小辫儿点堂主头。

大爷唱学猫叫,九良笑摔倒。

九良躲着,堂主扔蛋糕。

——20180923 商演西安 

汾河湾 蓝

“周九良来说,那是我的爱豆啊。”

堂主讲上相声有新人,“最后万万没想到,人家给的评价就是两个人稳!”粉丝激动了,让吻一个,亲一个。

堂主说九良长得难看,粉丝疯狂喊九良帅,九良揣袖“我也不想这样啊。”

——20181001 商演 三宝C组 舟山

黄鹤楼 橘

拴娃娃 黑

返场 黑 

——20181006 东方卫视相声有新人 苹果绿

堂主b-box跳舞,堂主唱太平歌词,九良叫三弦三哥,开嗓,两人合唱新贵妃醉酒,堂主吉他,九良快板,双人小跳蛙。人生圆满了。

——20101009 新街口晚场 百鸟之王 孟哥黑,九良蓝
从电视回归剧场 全场高能

介绍九良时观众热情高涨,孟哥吃醋下台“你说个单的吧。”九良淡定等他自己回来。

堂主讲两人大褂颜色为什么不一样,因为出门没商量,打算看默契,“这就是搭档了这么多年的,搭档的默契,就是这个样子。” 

“咱们就骗他哈,跟他说一个色儿,其实他是色盲,让他糊涂一辈子。”

堂主说为什么要回到小剧场,转头突然发现九良一直沉默。“他是一个比较喜欢有剧本的演员,所以说这段没有他词儿,他就没说话。”

九良“还真是。”堂主“这个词儿是他编的。”九良“这句词儿够不够即兴?”堂主萌萌卷袖子“很即兴。”九良小小声“加油。”萌翻。“我现在已经不紧张了。”

堂主聊天结束,“好了,我的即兴演完了,该说说周……”“去你的吧。”九良皮了一下,两人鞠躬。“接下来的时间就是返场的时间……”

堂主想入活,九良问“咱们现在有本子了吗?他废了。这得多硬的本子能把你废了呢。”

九良说犹大背叛了耶稣,堂主说听不懂,九良“行,那我还是按着本子说吧。我爸叫周大庆。”

堂主对九良说“醒醒,醒醒,咱们上班儿啦!

堂主讲九良五口之家,观众调戏堂主,二楼一群姑娘招客挥手绢,孟哥尴尬说这里不是风化场所,九良想岔过去开始扭秧歌。

斗鸡被鹦鹉弄死了,堂主说“怎么办呢?做烧鸡吧。”九良开车“做烧鸡~吧,你实在不行说一泡椒凤爪。”

返场
堂主敞开心扉聊天环节。讲到学习电脑,九良问“现在已经会扫雷了吧?”“我现在已经到纸牌了。”

堂主讲两人合作写新活,九良负责做饭,堂主说自己写的九良总说不行,因为自己没写他的词,只写甲,乙都空着,让他自己往里填词。九良不断配合自己美食节目的定位说些菜谱。
堂主“你看看吧,我发现了吧,从上台开始我们俩说的是两段相声,就是他说他的,我说我的。”
九良“本子就这么写的啊,对不对?起锅稍油,大火烧开转小火炖四分钟。”
“红烧肉吧?”
“对,红烧牛肉。”
“他特别喜欢吃葱油面。”
“诶,这是我的词儿,美食节目是我的词儿。你说,你说相声,咱听相声。。”
“葱油面这个呢,我说了啊?去年年底的时候在我们家,创作了能有一个星期吧。创作了出这么一个玩意儿,瞧这一家子,去年年底创作的……他去我们家呆了一个星期,吃了一个星期葱油面,其实他去了,也没起到什么作用。”

堂主说聊点别的,突然冲九良说“要不咱们睡觉吧。”两人长久的对视沉默长达八九秒。九良恍然大悟状又开始炒菜。

堂主解密背带裤怎么穿的,“嘿,你们也是,后边儿谁照得着啊。”堂主解释是因为那条背带裤两边有扣,可以解开把衣服弄出来。九良“这是一个时装节目。”

堂主说有八条背带裤,因为节目组给他定的位是一个可爱的相声演员,走可爱风,九良“他还真信了。”
堂主说九良的定位是搞美食节目的,九良配合的又开始讲炒花生米。堂主讲拍节目期间九良胖了五斤。

——20181010 新街口晚场 金兰谱 堂主黑 九良蓝
今天九良特别开心!
九良“安排!”

堂主让九良为自己而死后,开始说单口的部分,九良开始怼孟哥。
“这个单口不太好说啊,为什么呢……(下一句一般是,因为需要先说死一个)”
“因为输了一回了。你还不如一个头发稀的人呢,人戴着假头套单口说得都比你好。把你那个假发给我摘了!”九良上手拽孟哥头发。(小先生你是忘了那个要抱抱的人是谁了吗?!)

“周宝宝,周宝宝,你怎么了?你怎么了?托梦,那是迷信啊,不是你怎么能信这个呢?咱们是新时代的轻骑兵啊。”

“行不行?”“我要说不行呢?”“不行接下来没法儿往下说了。”“那你还不快说。”孟哥笑场“我给您说……”“你这儿等什么呢。”“怎么办呢?……”“等我说不行呢是吧?”堂主无奈拍九良“行行行。”

两人台上演着呢就说小话,“把周九良碾成小渣渣,周九良死后就是小渣男。”“大家好,我是渣渣辉。”孟哥又被逗乐了。

返场是吃饭和上厕所礼仪的小段

九良吃饭刨食把勺子吃了,表演上厕所都可爱死了。孟哥憋笑辛苦得不行。

——20181011 新街口晚场 绕口令 堂主黑九良蓝

九良“您说的那是芳芳袁元说的评书。”

——20181013

东方卫视相声有新人 西服 老赖

优秀的电视相声

被剪的部分里:堂主说媳妇也是借来的,九良说我自己媳妇还不知道从哪儿去借呢。堂主让九良变性躲债,九良说我还没结婚呢,堂主说不影响结婚,九良说嫁人谁要我呢。原来是变姓,改姓郭,大哥既然叫麒麟,九良就叫貔貅。

堂主说选高晓攀是因为做梦梦见了。九良“梦见别人了,你对得起我吗你?”

商演 三宝聊城
规矩论 绿
卖估衣 紫

——20181020 商演 良堂专场淄博

绿 绕口令
紫 捉放曹
黑 周文王
返场 九良开嗓!

——20181027 相声有新人决赛

——20181104 洛杉矶 给师父开场 无法描述的粉银缎面大褂 周文王

——20181108 温哥华 开场 粉银缎面 学哑语

堂主说开场就是试话筒,如果把演出比作一桌子菜,就是小菜拍黄瓜什么的,扒猪脸,大肘子后面再上,九良说就不能是王八汤吗。

让九良学擦屁股纸学不上来,观众退票,九良说退去吧,我就是个打工仔啊。这时差没倒过来是不清醒哈,拍脸脸,可爱。

堂主让九良学小蝌蚪找爸爸,做期待拥抱状,可爱。

九良学屎壳郎推堂主,叫堂主公文包,说是屎壳郎上班。堂主就是上班班的小先生必不可少的公文包呀。

——————————
以下内容忘记具体是哪天的哪段了,我慢慢把他整理上去对号入座,欢迎各位认领。

“最好的2018,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你要不提这个我就既往不咎呗。”

“我们都有原配,我的原配是周九良。”

某一段乌龙院

堂“老生身体受得了吗?”良“嗐就头一个有点费劲…二一个没到医院就出来了。”
“想扔又是条性命,舍不得,就砸手里一辈子了。”

“队长早已被架空了。””知足吧,总比掏空强吧。”

“孟婆汤的孟,驾鹤西去的鹤,灵堂的堂。”

“你骗我~你居然没听过~好我给你唱。”“随和。”

“咱差不多了。”“你不想听了?”“不想听了~”

“你别拽我回家,你手劲大,我也扽不过你,回家我也挣扎不了,只能一闭眼,唉,天亮了”

“你配得上我吗!”“我配不死你!”
南京某一场返场“后台他们都欺负我,他们都锻炼身体,为什么呢?就为了让队长听话。”
20180612 学哑语返场 堂主讲观众送的礼物,搓脚后跟的,九良拆开拿来玩,堂主给他抢过来说是你的吗就拆了,九良夺回来拿另一个又塞堂主手里。